kira☆her

艾曲儿,阴阳师坑底的佛系玩家。
双道长洁癖不拆可逆√

致亲爱的双道女孩

唯唯鸽:

……妈的,地瓜说得太好我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双道真的是白月光一般的存在了。
他们的人格魅力,他们的理想追求,就算放到现在也真的,很理想,是大爱。
我想写出我理解的双道,我所认识的他们。
就算只有我一个人也无所谓,何况我能挺直腰杆,我有底气。因为我不是孤身一人。
只要你喜欢双道,我们就是朋友,或者说我们就和家人一样。
这个cp带给我的真的太多,我无法一走了之。
泾渭自明,清者可清。
网上的糟粕太多,不想理也不想站队。但愿理性更多,冲动更少。走法律维权,而不是跟风起哄。这么闹下去,受伤最深的反而是理智粉。
现在/捅/刀这种事情太方便,隔着屏幕,便无所不言。
言出口,便要负责。有时候不止一句道歉就能结事。我希望某些人能明白这一点。
最后想说,现在的这个/社/会,这个/时/代或许不够好,但是未来好不好,要看我们自己。
共勉。


狂野的地瓜:



  近期微博正是暴风骤雨,又恰逢开学季,有感而言。【说得不好还请见谅】
  亲爱的双道女孩,当你们选择吃双道长这一对的时候,就注定了往后的日子难以平静。
  魔道圈火,而且乱,什么样的粉丝都有。也不能把锅都推到小学生初中生身上,有的人亦枉为学长学姐,过分感情用事,把自己的丑恶嘴脸堂而皇之地展现出来,且洋洋自得、不以为然。
  相信你们肯定也在微博评论、音乐软件的评论等地方,带着满腔怨愤,为我们的二位道长辩驳。
  明月清风晓星尘,凌霜傲雪宋子琛。我们爱他们、想要守护他们。但是或许有的时候,我们连我们自己都无法保护得很好。
  我也知道,当负能量提上来的时候,什么安慰的语言都苍白无力,但还是想为我所敬爱的双道女孩说点什么。
  当自己的权益受到侵害时,首选自然是法律武器。但是我想说的主题,并不是:要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虽然这句话没有错。
  我的专业不是法律,对这方面也不甚了解,但我自己的家庭就遭受着极为恶心、极为不公正的官司。这个事情,让我的家庭支离破碎,其他亲戚的反应也展现出人情冷暖。刚出事的那段时间,母亲成天以泪洗面。家庭的经济状况一直都不容乐观。
  从初三到高三,一直到现在,我青春里这最重要的几年,我的父亲没能见证我的成长。当他得知我已经十八岁的时候,我看见玻璃屏障那一头的他明显一愣,可能他记忆中的我还是十三岁那个胆怯怕生的初中生,而实际上,我早已昂首挺胸,在班上做过好几次即兴演讲。
  我喜欢宋道长,因为他在经历了这一系列惨绝人寰的事情之后,选择的仍然是拯救苍生。世界伤他甚深,他没有对世界报以恨意,而是为了初心坚定走着。
  就算突遭横祸,生活拮据,那又如何呢?我仍然活到了现在。这期间,我放弃过、自责过、颓丧过,有几个夜晚甚至与死亡只相差一线,终究还是满含不舍与不甘地挺过了。
  每一段时间都会有让人烦恼的事情,生活不会让人歇着。我不知道你们当中的有些人,在近期这并不太平的微博中,经历了怎样艰难曲折的心路历程,正如先前提到的,负能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安慰没的,我只能在此敞开怀抱,用我对你们的敬意爱意去拥抱你们。
  挫折不会让人成长,成长在于对待挫折的态度。
  我相信我们双道女孩的态度都很端正,将越挫越勇,成为内心温柔而强大的人。我也希望我自身的事情也只是个例,你们不会蒙受不白之冤,我对法治还是很有信心的。
  今天是开学典礼,我了解到:大学不仅仅是个我们学专业、学技术的地方,更是我们学会如何做人的地方。
  那些空有一手“好的网络技术”的学长学姐,空长着一口好嘴炮的学长学姐,既然连法律都敢触犯,那么还谈何做人呢?
  三人行,必有我师,择其善者而从之, 其不善者而改之。我们可以庆幸,自己并不是那种满口脏话三观扭曲的人,庆幸自己的心仍旧清澈明净。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既然周遭环境如此,独善其身,便已经足够。我们只希望亲爱的双道女孩们都好好的。开学了,又是新的学期,希望网络上的事情不要影响你们。你们的现实生活中,还有学业等更多有意义的事情。
  我们以理智的方式维护我们所爱的人,这没有错处,所以也不必要担心畏惧。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当你们受到伤害时,我们其他的双道女孩也一定会站在一起,我们抱团取暖,你们不是一个人。(旌岚说她要转专业去学法律)
  终会云销雨霁,换一个天清地澈。
 




[魔道祖师] 怼薛洋

素节-故纸堆:

* 题目要简洁明了,嗯。逻辑并不严谨,有不同意见,欢迎理性商榷。


* 不打此人tag,因为不想出现在该tag的参与人里面。


=========正文==========


早就想怼了。


此人是我读完魔道最不喜欢的角色,但是,对于文学作品中因为剧情需要而创作的反派,理解他的存在。可是,进入同人圈后,此人的人气和某些cp的热度,让我震惊。只不过,存在,并不一定就合理,有人气并不等于要赞颂。


以前一直憋着没说什么、也不想理,一方面觉得自己文笔不够,另一方面觉得说了也白说,不值当的。但是,久了觉得,该怼就要怼。说出来,至少我就爽了。


一、罪与恕


这里首先安利一部很棒的韩国电影,叫《密阳》,李沧东导演。人都是有罪的,只要诚心忏悔,上帝会宽恕你的罪。那么,谁来宽恕受害者?谁又有资格代替受害者来宽恕加害者?以及,何为忏悔?


薛洋罪行累累,大到杀人放火、小到抢别人的糖葫芦。其行昭昭,劣迹斑斑,无可辩驳。且,毫无悔意。


更可耻的是,他没有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的一丁点责任感和羞耻心。无缘无故就掀了小店的摊子,要别人去给他赔钱。灭了常家满门,被押上金鳞台,敢做不敢担,要躲在金家的庇护后面求个苟活,还好意思厚着脸皮对晓星尘说“走着瞧”。


若觉得自己随意欺负人是对的,那就别缩啊。要觉得晓星尘的责罚是错的,那就约战啊。别说灭了白雪观是因为能更深的报复晓星尘,显得薛洋对人心有多么清楚洞彻,他就是打不过晓星尘,所以报复到其他毫无防备的人身上。他连自己,都还没看清楚呢。说他阴险小人,都对不起小人这两个字。


若弱肉强食是对的,那就别怨自己被力量更强的人擒住。若欺凌弱小是对的,那就别怨自己被别人压断一根手指。若滥杀无辜是对的,那就别怪别人的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只允许自己胡作非为,不容忍别人有丁点的指摘,这算什么?


薛洋之罪,于理,罪不可恕,于情,罪当诛心。


用WIFI的话说:“薛洋必须死”!


可笑又可叹的是,他的行为居然得到了上帝视角的一些读者的宽恕。幸好,审判薛洋,不需要陪审团。


二、自我与自由


在薛洋的概念里,对与错的标准与普世标准不同,他的标准是“自己”。对自己好就是对的,对自己不好就是错的。甚至,有时候不一定要对他有不好,只需要他不乐意,那就是值得惩罚的,譬如一个小摊。而只要是能让他高兴,那别人就理当为牺牲自己满足他的欲望,譬如一支糖葫芦或一个村的人命。


极端的自我中心、极端的自私自利。


他的一举一动无视世间法则、无视公道人心,仅凭一己好恶。若这可以叫做自在潇洒,那天地侠气皆可一哭;若这可以叫做个性自由,那凭什么要牺牲他人的自由,来成全这无原则的爱恨?若这可以叫做桀骜轻狂,那无间地狱、群魔乱舞处,当是极乐天堂。


人可以关注自我,但首先不能忘了自我是在哪里生长。谁也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不想要规则的约束,那请先提着头发离开地球,重力也是约束。


懂得体谅别人,才能认识自己。懂得承担责任,生命才有重量。


只能接受别人给自己的好,却不懂得去付出与体谅。那么,薛洋不配吃晓星尘给的糖。更遑论其他。


三、善与恶


世间本没有绝对的好人与坏人,但是有善与恶的标准,有道德的立场与判断。


人之初,性本善也好、性本恶也罢,总有一个成长与教育的过程。


薛洋这个人物,就是作为一个“恶”的代表来塑造的。作为一个支线剧情中的配角,他的角色塑造不完整。其角色完成度,比金光瑶差很多。从小说来说,并没有呈现他的性格成长轨迹。只讲了他小时候被欺负丢手指的故事。


那么,他在夔州为一方恶霸时,又害多少人丢过手指呢?谁知道,天都不知道。


现在流行一种论调,爱用童年阴影去解释恶人的行为根源。可是,童年虽重要,却不是人格形成过程中的全部,更不是用来掩饰已造之孽的遮羞布。


我同意说,应该给流浪的孩子、给缺乏关爱的留守儿童,多一些关爱、多一些温暖、多一些引导教育,以免他们成长为薛洋这样的人。


但这不意味着,已经成了薛洋,就可以因为他的童年而赚取同情。若同情心泛滥,请去关爱山区儿童,谢谢~


薛洋是个言行一致的、纯粹的“恶人”。他用自己的一生诠释着,什么叫做无恶不作。一个脸谱化的“恶”字代表。小说中描写的情节中,他没有从内心深处对谁好过。即使在义城后期,他也只是没有继续害人罢了。即使他和金光瑶,有个“恶友”之名,但也是利用关系,谁又把谁真的当作朋友了~


心中没有阳光,不是因为阳光不曾普照,而是因为没有把心打开,让阳光照进来。不要去埋怨成长环境的缺爱、不要去抱怨其他人的欺负与轻视,不是自己先看轻了自己、自己先关闭了内心,就不会越活越阴暗。


若真的看透了世间的不公、若真的不屑于世俗法则的虚伪、若真的任侠潇洒不服世家,那么,便请用自己的力量去面对苛责寻一个公道、庇护想要庇护的人,比如像魏老祖;便请揭破虚伪的面纱、争一片正气天地,比如像聂明玦;便请用自己的努力、行侠辟径开宗立派,比如像晓星尘和宋岚。纵然,看起来,夷陵老祖、聂明玦、晓星尘、宋岚他们都失败了,但是,他们的努力不是空的。


反而,薛洋有极高的天赋、有极强的能力、有金家提供的极好的资源,可是他,除了为自己泄愤复仇、为金家当刀,其余,什么也没做。


无心、无爱、无善恶。


晓星尘纵然救了他的残命,救不起他的败魂。人无心,已死。薛洋修的鬼道,是现世之鬼、人间之狱。


所以,即使是义城后期的薛洋,过着看起来安静平和的日子,每天买买菜斗斗嘴,但他的心并没有改变向善。遇到不喜之事,依然阴绝诡毒。依然不敢面对真实的自己。否则,为什么要割宋岚的舌头?在对战之中,是割舌头更容易、还是割喉咙更容易?他不过是不敢让宋岚说话,内心深处不敢面对真相罢了。最后被晓星尘逼出真相的时候,崩溃玉碎的是晓星尘、假笑瓦全的,是他薛洋自己。他为什么要扮作晓星尘,为什么要模仿的那么像?怕是他自己都看不清自己到底该如何了吧~


一个虽有天赋才华,却满腹阴诡不平,极度自我中心,又没有能力和魄力为自己承担责任的懦夫。还想背负霜华剑,剑上的重量,他扛的起么?


用蓝湛的话说:“你不配”!


演戏的是疯子,看戏的是傻子。书中人物再怎样,他并不真实存在,也庆幸他并不真实存在。倒是读的人,从书中人物身上,读出了什么、喜爱了什么、憎恶了什么……都会带到现实中来。


故而,想要拍案一喝。


故而,当有掩卷一叹。


======================


补充:


继续强推 南郡太守吃不吃 姑娘的评:关于魔道祖师义城篇人物的吐槽(上) 关于魔道祖师义城篇人物的吐槽(下)


特别是她文中那句:“如果每个人都如薛洋一般受到磨折就反弹给无辜之人,那痛苦和罪恶就会像池塘涟漪一般相互交叉影响,越扩散范围越大,整个池水终将不再平静。……究竟什么时候人们开始倾向于站在施暴者角度说话,而忽略被害人感受的?


=====================


再补充:


这文下面的评论,楼高的让我感动……T-T 简要摘取了一些评论(还从别人家楼里转载来一段),放在这里:



       義城篇的劇情濃度很厚重、高度的懸疑幾乎沒有低潮。所以喜歡薛洋這個角色的設計,我能理解。但是若發散「消費兒時遭遇可以合理化暴行」,極小化反社會的一面,極大化悲慘的一面,這不是賣慘什麼是賣慘?況且比誰慘就有理了嗎?在大是大非之前,再怎麼找理由也無法粉飾他泯滅人性一面。╮(╯_╰)╭


      薛粉說薛洋慢慢變好的言論就在薛洋假扮曉星塵二次屠殺常家得到反證,曉星塵都死了也不放過他,摧毀他的清譽、讓世人眼中的曉星塵有了汙點。他如果有一絲悔過,就不會指揮宋嵐屠盡義城,也不會殺死阿箐,更不會要脅老祖替他聚魂了 



    從辣雞洋的行事所為看,他非常,自我,社會化程度低(或者說自我到不願社會化…用三我來看牠與瑤妹,頗微妙,自我、本我%度不同就是),而且…記仇不記恩?牠的人生中,未必不曾有過小星星以外的善意,只是不夠好/持久(而且小星星是源於牠的惡意報復緊黏著才那麼持久啊扶額),所以辣雞洋的斷指口述也只是片面…


    除去殘心,辣雞洋還是那種,輕易接收別人施予牠的惡,然後增幅擴散殃及旁人的那種貨色...非常有病,而且是自知有病卻不治療(是說其實也沒藥醫了),並為此而自喜的繼續犯病...


   忘記在作者有話要說還訪談了,秀秀也說,辣雞洋不可能變好,更不能相比。


   畢竟辣雞洋只說了斷指,誰知道後面有沒人給牠救治,性格歪成這樣…以及牠的鬼道流氓又是哪習得的…唔,我不大認為辣雞洋有覺得承了小星星的救命之恩,從牠發現是小星星救了牠的反應可以看出…辣雞洋應該會認為牠的下場是小星星造成的,畢竟不是小星星破了常家滅門案,牠可能還在安穩的做牠的金家客卿…後來,也就小星星滿足了牠幼年求不得的執念,而且是持續不間斷的。



       有人说他义城后期变好了……从经常杀人到少杀人这能叫变好吗?童年悲惨并不能决定一个人最后的命运!


       我不觉得残疾能让人从里到外彻底坏透,要整个人坏死,心是最先坏死的。 



       既然有上帝视角看人,那就看多人做事。反正某人搞事作死直到临死前都没停,义城荒了还有路过的旅人会倒霉,操纵宋道长打高手,自己披着晓道长皮出门祸害也没断过啊。用生命做一个危险搞事分子,把他想好都对不起他本人的坚持。自爆的黑历史是一面之词,也坐实了他没救的后续,屠人满门的借口真好意思了,被人当证据洗白看着也很酸爽。统计下实际破坏,那个单方面的动机越放大越空( 糖同理,放大就什么都不是了)。顺着一个人品不行的人说的话来思考他关心他信任他,也是单chun的仿佛在逗人笑。


     某人本来就自黑很嗨,明显是搞事自豪没救不想好。义城线一路看看,某人做坏事的反应不要太快啊,用计让双道长be后,当天给阿箐削苹果时候也是支狠招损她,没几天(隔天?)就把宋道长炼成凶尸,露馅时候能直接用了,为什么那么熟练,因为平时就没少锻炼啊!几年不见对阿箐下手也是快准狠。对一个用生命诠释滥杀无辜永不放弃的撇捺水查,说他灰色都抹杀了他努力啊,我这么善良怎么忍心呢,摊手~



     我最受不了的是同人寫曉星塵接受他!喂曉星塵一聽到他的名字就嚇到舊患流血,見著他本人更提劍便刺!……薛洋賣不了悲情他只能賣屍毒粉啦!



    薛洋和羡羡有什么可比之处?羡羡本性是最最善良最最好的,他尽一切的可能保护他要保护的人,几乎从来没为自己考虑过,一心都想着别人,三观无比正。薛洋就是个自私自利以自我为中心的恶魔,这两人完全相反,不明白那些说像的人是什么眼神。 



    薛洋既不怀良友之德,又无云龙肚量,实在没什么好的。 



       每次看到有人说星星喜欢在义城的生活我就忍不住辩驳啊!暂且不论那段生活是否是建立在被欺骗以及双手沾满鲜血的前提下,只说星尘宁愿再也回不了师门也要下山是因为什么?为了“除魔歼邪”,“建立不以血缘为优的门派”,别忘了,晓星尘是一个会跨省抓捕罪犯,即使双眼已盲也会尽己所能除魔歼邪的“性若蒲苇,坚若磐石”的人,这种人的人生理想注定不可能是种田,义城那段日子与其说是粉饰太平的“宁静”不如说是桎梏。之所以会这么喜欢晓星尘,这么喜欢双道长也是因为这些原因。与其单纯狭隘得去定义“弯直”抑或“友情”与“爱情”,不如说触动我的从来都是双道这二人的品性以及他们之间的羁绊与关系性。


=====后记====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朋友们。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每个人有自己喜爱一个角色的权力和理由。我写这个不是为了劝某人粉或某些cp粉,更懒得引战,不在一个频道有时候是很难交流的。我只是说出自己的想法,也就罢了。各人自己,求仁得仁吧。


善言不辩。


PS. 评论楼太高了,恕我后面就不再逐条回复了。:)

一觉醒来发现爱人变得只有10cm怎么办,急,在线等

#数天前的一个脑洞,脑子一热就写了一点点
#大概没有以后了因为我太咸了不知道怎么接下去orz
#人物归亲妈,ooc归我
#第一次大概也是最后一次发文有点小紧张

一、

    宋岚今天早上一醒,发现有点不对劲——本来应该睡在他身边的爱人不见了。
  
  虽说星尘平日里也不至于起的比他晚很多,但也从来没有起得比他早过,尤其是现在,身边的床铺已经不复温热了,显而易见人已经离开很久了。
  
  ‘手机没有带出去。

  衣服也没穿走’
  
  宋岚扫视了一圈之后得出了如上结论。
  
  “星尘?”
  
  只有他自己的声音在空荡的屋里回响,并没有听见第二个人的回复。
  
  他又在家里找了一圈,依然没看见人或者是便签之类的能提醒的东西。
  
  今天难得放假,昨天晚上他们又折腾得比较晚,没道理星尘会这么一大早爬起来出门啊?
  
  宋岚心里莫名的有些慌。
  
  直到他听见卧室里传来了一些不算大的声音。
  
  走进了才发现那声音的内容是‘子琛’
  
  子琛是宋岚的表字,虽说现在跨入了新时代,这些旧习俗理应摒弃了,但是不知怎么的,宋岚家却保留了取表字这个习俗。
  
  听见声音,原本立在客厅里的宋岚又重新回了卧室。
  
  *
  
  晓星尘一觉醒来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不算是正常醒的,算热醒的。他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不知道什么东西捂着了,他挣了半天也没挣出头来,依然还是被捂着。
  
  他喊了半天子琛也没见回应,不免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他试探的掐了自己一下。
  
  噫,疼。
  
  所以说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晓星尘意思意思再挣了一两下,放弃挣扎般的又躺回去不动了。
  
  那边宋岚站在客厅的时候明明听见卧室有人叫自己,然而等自己走进卧室的时候那声音又不见了,不过他看到了自己床上那迷之凸起的一小团动了动。
  
  他心里升起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他上前把覆在床上的薄被掀开。
  
  他终于找到了自己失踪的爱人,他缩小了,目测身高只有十厘米。
  
  “……星尘?”他迟疑的问道。
  
  刚刚躺下去的晓星尘一骨碌又翻身爬了起来,愣愣的看着宋岚。
 
  “子琛,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
  
  两人大眼瞪小眼,愣了好长一段时间。

二、

    晓星尘天生视力不太好,从小就带着200度的眼镜,如今长大成人,视力更是愈发的恶化了,眼镜的度数竟然演变到了500度之高。
 
  他现在一变小,他发现自己竟然不用戴眼镜就能看清了。
  
  他刚刚和宋岚讨论了一下突然变小的原因,无果后宋岚考虑到他昨天晚上确实很辛苦虽然不知道现在变小了辛不辛苦但是现在的确是要吃早饭的时候了,所以现在宋岚在厨房,而晓星尘就坐在一眼望不到边的双人床上冥思苦想自己突然变小的原因。
  
  晓星尘一直坐在床上撑着脸出神,就连宋岚做完早饭再推门进房把他小心翼翼的把他拎起来端出去都没回过神来。
  
  直到宋岚轻轻的把他放在桌上,他面对着一碗有自己一半高的面,他才转身仰着头看宋岚,抬了一只手拍了拍碗沿,幽幽道:“子琛你……以为我现在吃得完这么多面?”
  
  刚坐下的宋岚被他这一问问得愣住了,他用目光量了一下晓星尘和这碗面的份量,得出这碗面大概有七八个晓星尘这么多的结论。
 
  他刚刚做早饭的时候下意识就做了平常的量,现在才反应过来以星尘现在的大小估计吃一根面条都够呛。
  
  宋岚沉吟了片刻,从牙签盒里取了一根牙签从中间剪断递给晓星尘,又贴心的在一大碗面条里夹了一根出来拨到晓星尘举着牙签够得到的地方。
  
  晓星尘比划了一下手中的牙签,笑着感叹了一句“子琛好聪明啊。”然后开始了与面条的斗争。
  
  
  
  
  
  

发个牢骚

溶酒酒:

我的天真的很尴尬……
之前听杀破狼的时候也在气一直提魔道的ky,前阵子还在和朋友吐槽现在魔道粉太招黑。结果刚刚一登lof看到小姐姐回复,发现其实n年前我也干过一样的事情……
时间太长都忘记了,因为当年也一直不觉得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当年貌似还不知道有ky这个概念,觉得自己只是联想到了顺嘴一提还挺可爱。
所以说ky的粉丝真的不要和我一样啊,ky真的超级招人烦了,一点都不好笑的。魔道粉现在风评也很不行,希望大家可以正视这一点,也要改正自己的混球行为[抱拳]


Anonym:



今天好不容易抽空去听了杀破狼第二季广播剧,结果听一点就能看到因为各种“什么坏事没做过”“道长”这类词开始兴冲冲提魔道的魔道粉们。
讲真就算有杰大配过薛洋的cv梗,ky也是真的很招人烦的啊。我同为魔道粉,看到这类相似词汇的时候也会联想到魔道。但是大家就不能和我一样憋在心里不吱声吗?
魔道粉最大的黑点就是到处ky,很多人都吐槽过b站视频随处可见魔道,明明没多大关系都要硬拉上关系。结果搞的人家一提魔道粉就是“太可笑了”“素质极差”。我看着真的觉得很心急很为难。
ky的行径是一个能够最快败光路人缘的行为,之前微博闹事的时候,魔道粉素质低下就已经被拿出来黑惨了。
所以我求诸位了凡事说话想想大局,为你喜欢的魔道着想一下。我知道有类似联想会让人很激动,但是求您憋着,自己乐一乐就好了,不要再说出来给魔道粉丢人现眼了!